第六章:一剑飞来魍魉散(1/6)  江湖令牌

    严光雷听得是柳唯之,方知他定有事情相告,于是披了件上衣打开了房门,柳唯之环顾四周皆无他人,于是便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啊狗——柳大侠,何故半夜来此?”严光雷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严你且听我道来,十年前我被人暗算,跌入涯地,幸得挂在树枝上才得以保命,但那时摔坏了脑子,不知天南地北,于是我便四处游荡,在那山间乡里寻食才能苟活至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是恢复了心智?”严光雷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前些日子咱到了杭州,吾见得一对人马走了过去,心中一顿刺痛,而后想起,这些人正是徽州黔山升真观的弟子,十年前我正是败于升真观掌门冷岳之手,所以当时便想起以往种种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是装疯卖傻咯?”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,到了龙运镖局后见着你我才恢复。前些日子我见着俩人鬼鬼祟祟的,想必是我当初在街上的时候被他们注意了,估计十来天左右必有人来暗算。”

    “格老子嘞,等他们来有怎样嘛,到时候杀他们个片甲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