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:柳唯之败走衡阳,严光雷独杀一霸(一)(1/6)  江湖令牌

    柳唯之见那人早不见踪影,也不去寻了,独看那飞刀便是西夏使的,严氏父女赶了上来便问那黑衣人究竟是哪一个,柳唯之拿出飞刀说,这人是西夏的,武功实在了得。

    严光雷也不说话,如今整个江湖都将会掀起一阵风波,看来还得要像柳唯为之说的那般,必须先要回到老家,于是三人按照原先的计划一路走到了湖南。

    由于柳唯之身份特殊,三人走不得大路,只能沿着小道一路前行,虽行程慢了些,但求一个安全。柳唯之打算将他父女二人送到四川境内便独自前往佛山,一路上小道也不好走了,于是他们只能沿着大路走,快到长沙了,天也暗了下来,四周也没个可以住店的地方。

    三人打算再山间凑合一宿,但再往前走时,路边忽然跳出一面店旗,上面写道“御行小客栈”,虽写的是客栈,也不过是一间茅草小屋,既然写着客栈,想必也是能供人休息的场所。

    三人下了马,店里的小儿立马笑吟吟的出来牵马到马厩,给这些马舔了些草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