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:柳唯之败走衡阳,严光雷独杀一霸(三)(1/6)  江湖令牌

    柳唯之深知这俩人是使剑的高手,一般手段奈何不得他们,但十年前自己苦创的十柳归源也早也被他们知晓了去,加上这几年自己疯疯癫癫的,发生了拳脚事件也全靠本能行事,这武艺早就生练得不行了,如今再战也没有胜利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十几年前的柳大侠可是一位风度翩翩,举手投足之间满是英雄气概,现如今怎的落的如此下场”当前那蒙面人如此之说就是为了激怒柳唯之,若他怒了,露出破绽来,那便有机会下手。

    “两位也不必蒙着面了,十年前大家都互相见过了,如今相见却还要隔着一层纱,好不叫人感伤啊!”柳唯之也不当方才那人说的话当回事儿,而后便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当年的少年英雄,一眼便看穿了我等,就算我哥俩再练个十年,空拍还是会被你看穿的吧”那俩人说完便摘下了面纱,看那模样也和柳唯之一般大,却不过有个长得像个大姑娘般清秀,而另一个则似市井屠夫,看起来真似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