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:柳唯之败走衡阳,严光雷独杀一霸(四)(1/6)  江湖令牌

    柳唯之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,但这床摇摇晃晃的,加上脑袋眩晕无比,直起身来就想要呕,刚一起身便见着前面一个富态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醒了”那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三天前我等坐船经过长沙,发现你落入那江中,所以我便叫人把你捞了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恩公,还请受···”柳唯之还未说完话,就要起身跪拜救命之恩,但胸口实在疼痛难忍,吱了一声吐出一丝寒气,那富商见此赶紧让柳唯之躺下。

    “兄台莫要多礼,我救你也是行善积德,到别处还没有这等好事让我做呐,哈哈哈···”

    这人看起来便是一个常年行善积德的好人,方才那番“到别处还没有这等好事让我做呐”显然是为了缓和气氛,也并非他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得多。

    柳唯之听完也就只好化繁为简,直接抬手抱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