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满地的鸡毛(1/6)  科举之男装大佬

    瑟瑟秋风吹着地上的尘土、落叶、鸡毛打个旋儿,又撞在柳木门扇上,弄出一阵吱吱嘎嘎的响声。

    这天也凉得太快了,明明前两天还要摇扇子到半夜呢。程平拢一拢袍子,推开门,进了院子,便听到婶母赵氏正在“谆谆善诱”着。

    “阿姜你还年轻,何苦在这里守着?你又不是阿平生母,他纵便真有一日为官做宰了,请封的也是我那短命的二嫂。你啊,还不如再嫁,做正头夫妻去!兴许还能再养个小郎君,从此便终身有靠了。我与你说过的那张郎,家里有……”

    程平揉揉鼻子,这利害关系掰扯的……婶母不穿越到春秋战国当个纵横家,简直屈才了。

    “咳,咳!”程平撩帘子进屋。

    赵氏面上讪讪的,姜氏早已站起来,一边拿掸子给程平掸尘,一边笑问,“六郎考得可好?”

    古今中外一理:出了考场,家里人第一个问题都是“考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姜氏又祭出经典家长第二问:“题目可都会吗?”

    程平失笑,一边回答“还好”,一边又与赵氏叉手做礼。

    赵氏略显尴尬,赔笑道:“阿平这回一定能——那什么——什么宫什么桂的。”

    程平眯起笑眼,“那就借婶婶吉言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刚才的尴尬劲儿,赵氏仔细打量程平。戴着崭新的幞头,身穿一袭桂布士子白袍,他本就生得白净,这么一打扮,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