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荒年南下,天李山上(1/6)  哭泣的人

    他是北方人,他很孤独,他叫康小梁。

    他也是北方人,他不孤独,他叫左青橙。

    在这个摇摇欲坠的王朝南海边,康小梁躺在沙滩上不省人事。左青橙站在几步外,焦急的望着海上。

    一年前,王朝北部沦陷,他母亲说佛狸祠下尚可居,安康小梁还是离开母亲来到南方。他趁夜里简装出城,城外便是等候他已久的左青橙。看着手提硕大包裹的左青橙,他知道那里一定装满了青橙。果然,他从左青橙包裹中掏出个青橙,衣袖擦擦,一口咬下去。少年们的身影消失在夜晚中。

    “这的橙子都是橙的哈。”康小梁胳膊碰了碰左青橙。

    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橘生淮北则为枳。”左青橙微微摆头。

    “就你读书多。”

    左氏家族富甲一方,左青橙幼年师从天李道人。天李道人于南岭十二峰之一天李山习武修道,几十年前岭南混战中凭一套道德君子剑法,浩然正气,率同门独守一峰,没放一个牙朵国武者过山,王朝军队才得机会反攻夺回已被牙朵国侵占的岭南沿海地区。战后,王朝封天李道人道号,天理道人自觉身染太多血迹,独自北上。

    左青橙聪明伶俐,温文大气,天李道人甚是喜欢,整套道德君子剑授予左青橙,待其小成后,留下随身的几本功法,各自指点练习之法后飘然离去。

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