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无往不至(1/6)  哭泣的人

    夜里,刘参商打开写给自己的私信,内容如下:

    三弟:

    兄山上学艺十余年,家中全留三弟照应,甚是惭愧。兄上山时志在学成武艺有番作为,冬暑苦练,终近年略有成色。天不眷恋,几日前牙朵国间隙潜入南岭,兄技不如人,被断右臂,想来武学之路是为断绝,所爱之人亦丧命。几日来深感巨变,捶胸顿足。兄意已绝,宁丧命于牙朵海之上。

    只念宗门师长多年培养恩情,望三弟前往山门,替为兄回报山门,也望三弟志在高远,生有成就,若能如此,天李山门是为三弟应至之处。

    兄心灰意冷,不日便起行南下,三弟只管上山,兄以告知恩师,是时还望三弟为山门效力。

    兄此生不孝,家族名望,父母荣耀皆仰三弟。

    执笔涕零,有缘再见。

    不善兄长,刘参水。

    合上书信,刘参商走到墙角翻了半晌,翻出一把长剑,放在桌前,用湿布仔细擦拭干净。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