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晏西(1/6)  百灵潭

    媚者无疆,独不生情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这长久流传下来的祖训下面还有一句:

    生情者,虽万劫不复,却不枉矣。

    《百灵潭晏西》

    (一)

    晏娘嫁给南襄三年了,未诞下一儿半女。

    说不失望是假的,温婉笑颜的背后,是深藏心底的落寞与哀伤。

    但南襄却一点也不在意,事实上他除了痴迷武学外,对世上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,包括他的妻子,晏娘。

    新婚第二天,晏娘坐在铜镜前,一头长发拥着如花容颜,南襄穿好衣裳走近她,她满心欢喜,绯红着脸拿起手边的眉笔,鼓足勇气刚想学凡间的女子细声道:

    “请夫君为晏娘画眉。”

    话还未出口,南襄却直直伸出手,一声问道:“剑谱呢?”

    如冷水浇头,她一下愣住,手中的眉笔还不及递出,笑容凝固在嘴边,只能张了张嘴,慌忙道:“我,我这就去取。”

    这场婚姻是她用一份剑谱换来的,满腔柔情在一个武痴眼中还不如一份剑谱珍贵。南襄是那样不解风情,她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。

    三年里,她守在他身边,不悔不怨,只是每回坐在竹屋前,手里缝制着衣裳看他舞剑时,都盼他能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清风吹过她的发梢,有时她看着看着就会恍惚起来,眼前身影重叠,分不清今夕何夕。

    仿佛还是很多年前的那个春日丽景,漫天梨花飘飞,纷落如雪,树下舞剑的少年身姿翩若惊鸿,回过头冲她一笑,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“晏弟,你瞧我这招龙翔九天可还使得漂亮?”

    入夜,月朗风清。

    床上的晏娘忽然睁开眼睛,眉间一跳。

    她望了一眼身边熟睡的南襄,犹豫片刻,终是咬咬牙,起身下床。

    外头月光正好,繁星点点,晏娘身轻如燕,穿过林间,停在了一棵大树下,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“别吹了,平白地引来孤魂野鬼,扰人清静。”

    乐音戛然而止,树上的女子一收骨笛,笑吟吟地望向晏娘:“这声音旁人又听不见,我可是专程要引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笑声酥媚入骨,伴着那张明艳绝美的脸,在月下显得妖冶异常。

    晏娘仰头皱眉:“你又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妹妹,如今姐姐也不叫一声了,可见你心里当真没有我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把玩着骨笛,眼底闪过一丝黯然,却依旧笑得风情万种:“枉我成天挂念着你,你却只知守着那个臭男人,姐妹情谊、百年修行通通都不要了,我都得赞你一声潇洒。”

    晏娘默然不语,女子又冷冷一哼:“便是一块木头也叫你捂热了,别傻了,那臭男人根本就是没心的。”

    晏娘猛地抬起头,女子却不依不饶,美眸睨向她,笑得刻薄至极:“一只艳鬼也想学人做贤妻良母,究竟该说你痴心妄想,还是天真可笑?”

    (二)

    百灵潭有二美。

    两只艳鬼,一唤流瑟,一唤晏西,姿容绝世,鬼名远播。

    遇上南襄那天,晴光正好,少年背影俊挺,蹲在溪边拭剑。

    晏西按捺住内心的激动,整了整衣衫,上前咳嗽两声道:“小弟晏西,久闻南少侠大名,如雷贯耳,今日一见,果然,果然……”

    那套词怎么说来着,晏西握紧折扇,额上渗出了细汗,明明出来前都背得滚瓜烂熟的……

    扑哧一声笑,少年抱剑站起身来,眉眼一挑,满脸促狭道:“果然雷从耳出?”

    晏西愣住了,少年哈哈大笑,年轻的面孔沐在阳光下,飞扬的剑眉星目一时迷了晏西的眼。

    就这样相遇相识,开始了一路的结伴同行。

    南襄只当晏西是哪家出来历练的名门子弟,与她兄弟相称,带她游历江湖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这平空掉下来的“晏弟”是只艳鬼,而自己,正是她的第一次任务。

    身为一只艳鬼,勾引人的本事与生俱来,晏西于这方面却不是笨了一点半点,叫好姐妹流瑟看着干着急。

    艳鬼在艳,妩媚惑人就是她们最大的武器,如果失了这项本事,无异于猛虎拔牙,雄鹰折翅。

    于是流瑟安排晏西出去历练,艳鬼爱美,南襄的一副好皮囊秀色可餐,正是她们喜欢的上等货色。

    为确保成功,流瑟给晏西先示范了一下,纤腰曼曼地出马先去勾引了南襄一回,这一勾引却叫晏西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天可怜见,南襄竟是个断袖!

    跌进水里的流瑟被南襄救起,衣裳湿透,玲珑有致的身材一览无遗,她贴上南襄的胸前,媚眼如丝,声声唤着“恩公”,白皙玉手还来不及进一步撩拨,南襄便喷嚏连连地一把推开她,捂住口鼻:“姑娘抱歉,你身上脂粉味太浓……我自小就闻不得,一闻就会起红疹……”

    流瑟的一张倩脸瞬间就绿了。

    躲在暗处的晏西叫苦不迭,连流瑟“艳不独返”的名头都失了手,自己这点段数可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出师未捷,回去多方调查下她们才知,南襄游侠一个,是近年武林蹿起的新秀,不近女色,一人一剑闯荡江湖,身边有美酒有兄弟,就是没有女人。

    乖乖,第一回历练就偏偏撞上这样的主,晏西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流瑟却不服输,知己知彼后,巧手一弄,将晏西扮作了一个眉清目秀的白净书生。

    这还不将南襄手到擒来?

    在流瑟的拼命鼓励下,晏西拿着折扇,忐忑不安又悲壮难言地踏上了漫漫勾引之路。

    一路上果然状况百出,啼笑皆非,南襄只当晏西是个念书念傻的书呆子,懵懂单纯,有趣得紧,为自己平添不少乐子。

    意外却在一个夜晚发生了晏西穿帮了。

    (三)

    客栈里,夜阑人静,明月宛宛。

    晏西对着镜子演练许久后,终于鼓足勇气,蹑手蹑脚地摸进了南襄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清了清喉咙,坐到床边,伸手抚上南襄的脸,结结巴巴道:“长夜寂寞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